CINNER - 靠谱的合作伙伴,专业的管理会计 首页   注册   登录
CINNER = Cool in Natty Nodes
靠谱的合作伙伴,专业的管理会计
现在注册
已注册用户请  登录
关于CINNER
Cinner
这里非常欢迎财经、法律界的专业人士进驻,这是一个善于发现,乐于分享的社区,你可以找到靠谱的人,专业的人,有趣的人,以及更加美好的自己。
管理 管理
CINNER  ›  宏观经济

年中长文【第四类动员】之一:三足鼎立

  Cinner · 4个月前 · 158 次点击  
这是一个创建于 4个月前 的主题,其中的信息可能已经有所发展或是发生改变。
158 次点击  
  Weibo Wechat 
2 回复 | 直到 2019-07-22 22:41:26 +08:00
1
Cinner 管理 靠谱的合作伙伴,专业的管理会计  4个月前  

在战争初期,德国凭借其纳粹体系,拥有远胜其它欧式民主国家的战争动员能力。关键的战争资源全都由德国政府组织起来的少数大型国有企业掌控,至于青壮国民,也早已被强大的纳粹宣传机器洗脑,政治权力的触角可以轻易延伸到每个最底层的德国平民身上。相比较而言,其它欧式民主国家深受英国式的大宪章影响,在议会内部没有任何政治派系具备压倒性的政治优势,在经济领域也没有足以掌控战争资源的企业,财团这种东西,在欧式民主国家基本上就没有生存空间。不能集中权力和资源,欧洲各民主国家面对德国人的攻势,当然毫无还手之力。

于是德国人打出了震惊世界的闪电战。奥地利、捷克斯洛伐克、波兰、丹麦、挪威、荷兰、比利时、卢森堡,基本上维持一周灭一小国的节奏。欧洲当时另一大国,法国政府对此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法国议会里处于严重对立状态的各派系势力除了震惊就是震惊,但是连一份像样的议案都提不出来,也就是大喊“和平”口号,寄希望于喊口号就能让德国军队放下武器,用大爱感化恶魔。有意思的是,一直到法国被占领,法国议会都没授权给法国总统以完整的军事指挥权,军队统帅甚至连给士兵全面换装新式半自动步枪的权力都没有,都还在等待议会漫长的辩论和表决流程。就这样的扯淡民主规则,欧洲大陆上唯一可以跟德国抗衡一番的法国,被屠灭的速度快得令人难以置信——从1940年5月底到6月底,只花了区区一个月时间。更有意思的是,法国被占领后,7月10日法国议会召开全体会议,贪生怕死的议员们以569票赞成、80票反对的结果通过了宪法修正案,决定从此终结议会制度,将议会的所有权力交给傀儡政权首领贝当。老实说,对这一段历史,老蛮我实在是看一次就被恶心一次。对于泛民主制度,无论大事小事都要拿到议会上被一众蠢猪似的议员瞎扯淡的民主投票制度,我个人实在是严重缺乏好感。所谓大事不决于众,欧式的民主制度无法集中资源应对危机,在太平年代瞎混一下日子可以,但是在足以亡国的威胁面前,欧式民主就是个笑话。

1941年6月,德国兵分三路入侵苏联,这意味着杂糅式的纳粹模式,开始与纯粹的社会主义模式,进行直接的对抗。到了这个时候,我们就必须要分析这两种动员模式的优劣了。社会主义模式之下,政府掌握了全部的经济资源,没有资本家利润这一说,因此也没有消费力不足的问题。政府挣到钱了当然是拿出来继续投资,全部花掉,恨不得还要多印钱出来花,绝对不会说沉淀大量的无效资金,所以社会主义模式没有经济危机的问题。老百姓从出生都死,教育、工作、居住和医疗等重大开销都由政府负责,也不需要进行储蓄。因此,社会主义模式下的政府可以最大程度的集中全社会的资源来应对危机,而且不需要付出什么代价。

而纳粹模式始终都是建立在传统的自由资本主义制度之上。虽然它融入了社会主义的元素,政府组建起了关键性的国有企业集团,掌控住了国家经济命脉型的核心产业,但是组成社会的最基本的原子,日用五金、零售餐饮、居民服务行业等等,依然是传统的自由资本主义体系。在货币发行方面,元首不得不受制于德国传统的金本位制度,以黄金作为货币发行的基本依据,没有黄金又要用钱,就只能抢犹太人的钱,或者发行国债。这种种莫名其妙的制约,让元首根本不可能放开手脚大干一场。

如此两相对比,德国对苏联的败亡,也就是时间问题而已。1941年9月,在德军攻入莫斯科之后,双方就陷入了僵持状态。苏联发布全民总动员令,就此发起了一场全新形态的战争:全民战争。在这种全民战争模式下,苏联没有军与民之分,没有前线和后方之分,德军遭遇的每一个人,无论男女老幼,百分百都是敌人;德军身处的每一处土地,无论是旷野还是街巷,都是战场。这种全民战争立刻困住了德军,阻挡住了德军前进的步伐。到1942年1月,在苏联全民参战,全民承受巨大牺牲依然死战不退的情况下,莫斯科会战最终以德军全军覆没而告终。

(莫斯科会战,全民参与挖战壕)

各位,你们必须非常明确的知道,在当时的人类来说,唯有成功的实施了两个五年计划的苏联,才具备这种匪夷所思的全民总动员能力。在帝王时代,动员能做到三丁抽一,也就是每三个成年男性抽一名来服兵役,已经是非常了不起的动员能力了,唯有极少数极具血勇精神的游牧民族可以做到,比如东北时期的满清。而对于欧洲的封建王国和古老的中华帝国来说,能做到十丁抽一,那就是国家的极限,帝王注定要遭遇口诛笔伐,被评为穷兵黩武之君,永世不得翻身。然而只经历了十年的真正的社会主义改造,苏联就具备了全民总动员能力,可以有效组织起全社会的每一个微小原子投入战争之中。各位,你们想象一下,社会主义制度在遭遇战争之后,第一次主动表现出来的动员能力,就是一次彻彻底底的人间奇迹,这种奇迹落在邻居中国的知识分子们的眼中,会带来多大的冲击。对于极度渴望国家走向富强之路的中国知识分子群体来说,经受了这番冲击,这就相当于被彻底洗刷了一次三观。唯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对当时的知识分子来说,还真不是一句空话,而是有坚实的案例作支撑的。

莫斯科会战之后,德国就一步步走向了败亡。当时6600万德国总人口,青壮男丁的数量大致上也就是2000万左右,而它前后总共动员起1200万正式军人(不计三百万左右的在其占领区征募的外籍军人,含伤亡退役军人),这已经是它的极限了,动员率达到60%的恐怖程度了。就算是这样,它的动员能力也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强得过实行全民皆兵策略的苏联。苏联当时的总人口1.94亿,算起来青壮男丁大致为6000万左右,苏联在二战时期前后总共动员了超过4000万的正式军人(含伤亡退役军人),动员率甚至达到了67%这样无法想象的程度。

人口规模比不上,动员效率也比不上,德国当然是败局已定。此后德国陆续输掉了斯大林格勒会战和库尔斯克大会战,尤其是1943年7月的库尔斯克大会战,德军训练有素的重型装甲部队被苏联以惨重的代价消耗一空,被迫转入守势。雪上加霜的是,1941年12月,日本偷袭珍珠港,一直处于骑墙状态的美国终于痛下决心,发起了总动员,亲自下场,与德国和日本一较短长。1942年11月,美军联合英军在北非发起反攻,极大的分散了苏联军队的压力。到1944年6月,美国实施诺曼底登陆,正式打进了欧洲,与苏联从东西两个方向上,共同夹击德国。

要说美国的动员能力,实在是远远超越了欧式民主国家。二战前美军总人数只有可怜的30万人,完成本土防御任务都有点勉强,但是到二战结束时美国先后动员了1600万人加入军队(含伤亡退役军人)。当时美国的总人口只有1.3亿,算起来青壮男丁也就是3900万左右,这意味着美国这样的民主国家,动员率都能达到40%。虽然跟苏联与德国这种奇葩没法比,但是跟传统的欧式民主国家比起来,这已经高得吓人了。并且,美国军队大多还是技术兵种,它几乎是从无到有的组建起了规模庞大的海军部队,在其参战前美国海军总人数(含陆战队)仅14万人,到二战结束时增加到370万人;关于战舰数量,这里只举出航母数量就够了,战前美国海军仅有航母8艘,战争结束时增加到惊人的147艘,这还不算几乎是半卖半送给了英国海军的80多艘航母。而它的敌人日本在巅峰时期也就只有25艘航母,德国甚至只有可怜的1艘。

(排成一线行进的美国太平洋舰队航母集群,这种壮观的场面在二战后再也难见到了)

美国政府能够具备如此强大的动员能力,在其背后有着一个长期的进化过程。在美国1783年建国之初,华盛顿总统是没有任何权力的,基本上就是一个吉祥物般的存在,中央政府连直接的收税权都没有,根本就不掌握任何的经济与政治资源,所有的权力和资源都保留在各州政府手里。一直到华盛顿总统离职前夕,才算是争取到了极低比例的关税分享权,从各州政府手里整合到了一点点资源。就这样的情况,美国经济遭遇任何风吹草动,那都只能等死。这一切的转机发生在林肯时期,由于1861年南北内战的缘故,美国中央政府借着击败南部闹独立的各州、解放奴隶的威势,怒刷了一把存在感,并趁机获取了个人所得税以及消费税的征收权。自此之后,美国中央政府终于算是掌控了一条相对独立的财源。再到1913年,在当时惨烈的银行业危机之下,美国国会终于通过《联邦储备方案》,建立美联储,结束了此前美国连中央银行都没有的局面,统一了原本分散于各州的货币发行权。

2
Cinner 管理 靠谱的合作伙伴,专业的管理会计  4个月前  

关于美联储,这里必须重点介绍一下。美联储的股东就是“会员银行”,即美国的所有全国性银行以及各州内自愿加入美联储的小银行。会员银行有权投票决定美联储12个分行主席的人选。这12名分行主席,加上由联邦政府任命的7名执行委员,联合召开的美联储公开市场会议,就决定了美国货币政策的走向。考虑到美国存在大财团传统,大小会员银行之间总是存在千丝万缕的关系,最后往往可以归结到少数财团身上,比如洛克菲勒财团、摩根财团等等。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至少美联储的12名分行主席人选,是被大财团掌控的。在19人会议上控制了12票,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美联储也确实可以被视为大财团利益的代表。事实上,这也意味着从1913年开始,美国在政治上正式确认了“大财团”的地位。

话说美国的大财团,乃是美国中央政府长期处于孱弱状态的必然产物。顶层缺乏制定统一规则的能力,由各州自行其是的结果,就是美国在法律上长期混乱不堪,留下了大量的法律漏洞,只要胆子大,就能轻易钻空子挣大钱,社会治安因此也长期处于混乱状态,黑帮问题长期困扰美国。为了在这种恶劣的市场环境下生存下来,各小型企业均不由自主的倾向于联合,也就是组建行会。举例来说,财团体系的创始人约翰·戴维森·洛克菲勒就将这种联合做到了极致。1870洛克菲勒组建标准石油公司,此后他与全美超过九成的小型石油公司陆续达成股权互换协议,到1890年代,标准石油已经通过这种复杂的股权互换协议,整合而成为一个极其庞大的石油企业帝国,也就是所谓的托拉斯。注意,洛克菲勒并没有借垄断之机大肆提高石油价格或打压工人工资,恰恰相反,由于这种大规模的联合,企业可以整合上下游资源,推进新技术应用,有效降低生产成本,在这二十年中,美国成品汽油价格从每加仑88美分下降到了5美分,同时石油工人的工资还实现了成倍增长。1911年美国政府强制洛克菲勒家族解散由其管控的石油帝国,不过洛克菲勒家族通过种种复杂曲折的资金计划、信托计划与股权代持等安排,依然实现了对美国石油行业的整合与管控。各位,你们看到这里,必须非常清楚的理解一点:洛克菲勒家族并不是它名下石油帝国的实际持有人,恰恰相反,它只是这庞大财富的管理人。在这个帝国的组建过程中,它并没有将原本的小企业家消灭掉,它只是通过股权互换等方式,将它们整合在了一起,由自己担任整合之后的石油帝国的经营管理者。也就是说,标准石油集团虽然有高达数万亿美元的市值,但这笔资产并不属于洛克菲勒家族本身,他们只不过是这笔资产的管理者。而这,就是美国式大财团的本质特征——当中央政府极度缺乏资源整合能力的时候,美国民间自发的行动起来,实现了资源整合。

财团的出现反过来加强了美国中央政府的动员能力。在一战期间,美国中央政府终于获得了最关键的企业所得税的收取权,再加上此前就已获得的个人所得税的收取权,以及在大财团控制下的美联储的货币发行权,在议会层面则逐渐实现了各大财团实际控制多数席位的局面,不再是此前一团散沙的状态。美国中央政府自此完成了资源整合,可以迎接紧随而来的大萧条时代以及二战的终极挑战。

1933年初,富兰克林·德拉诺·罗斯福就任美国总统,面对接近30%的极限失业率的惨烈局面,罗斯福总统果然开启了罗斯福新政,也就是凯恩斯主义的美国版。罗斯福通过美联储大规模发行国债;政府投资大量的基建活动;向各濒临破产的银行提供财政援助;减税;建立系统的社会福利体系等等。这种种做法当然也是为了向底层输入购买力,美国各大财团在此危难期间也坚定的站在了总统这一边,没有给罗斯福唱反调,到1940年,美国已经慢慢的从大萧条中走了出来,失业率下降到了14%。

注意,这个14%的失业率,确实比不上同期德国的零失业率那样震撼人心,毕竟糅合了凯恩斯主义和社会主义的纳粹模式,确实比美国这种单纯的凯恩斯主义要有效率得多。不过美国模式的优点在于可持续。由美联储认购美国国债并发行美元,本质上当然就是由其真正的股东,美国各大财团认购美国国债。而美国各大财团其实就是千千万万普通美国人资产的集中管理人,这相当于美元信用与每一个普通的美国人的利益实现了深度绑定。在这种模式之下,只要美国人自己不会集体放弃自己,它的货币就能维持足够的信用,它的政府就具备足够强大的动员能力。

1941年12月日本偷袭珍珠港,美国众议院以388:1的投票结果,授权罗斯福总统正式参战,发起反击,并同时授权罗斯福总统可以发布总动员令,有权根据需要调配战争资源并征募军队。美国财团支持下的总统动员模式自此成型,罗斯福总统因此动员起了强大的军事力量,同时在太平洋和欧洲两线作战,并同时取得了胜利。

1945年4月,在美国与苏联的夹击之下,元首自杀。这是德国的纳粹模式同时挑战苏联的社会主义模式+美国的总统动员模式的结果,德国的败亡因此不可逆转。接下来的历史,就是苏联与美国的长期对抗,当然,也就是社会主义模式与总统动员模式的对抗。我们当然已经知道,这场号称“冷战”的对抗,以美国的最终胜利而告终。1991年12月,苏联解体。到了这个时候,美国志得意满,雄视全球独孤求败。在当时,没有任何人能够想到,中国即将带着第四种全新的动员模式,强势崛起。在这种全新模式之下,中国政府同样整合起了强大的经济与政治资源,并且,与此前的三种模式完全不同的是,中国政府甚至不需要付出高福利的代价。而关于这一切,请各位期待第二章:天下为棋!

会员登录 后才可以评论,或者 现在注册
帮助   关于   标准   广告   
CINNER:靠谱的合作伙伴,专业的管理会计   滇ICP备17006995号
Copyright © 2017-2019 Cinner v2.2,Time: 370ms